去九宮格空間融合教育生態支持系統助孤獨癥兒童更好成長_中國網

    中國網/中國發展門戶網訊(記者徐林)4月28日,由海淀區特教中心主辦的“自閉癥兒童融合教育生態支持系統建設的研究”成果公報會在北京舉行。專家學者、校方代表、資源教師、孤獨癥學生家長以及街道、企業、基金會等近200人參加了此次會議。

    4月28日,由海淀區特教中心主辦的“自閉癥兒童融合教育生態支持系統建設的研究”成果公報會在北京舉行。(中國網/徐林攝)

    海淀區特教中心主任、北京市健翔學校校長王紅霞在會上表示,隨著近年來孤獨癥兒童數量的上升,融合教育愈發重要。建立多主體參與的孤獨癥兒童融合教育生態支持系統,探索融合教育生態支持模式,對于孤獨癥兒童發展、育人質量的提升與社會的進步具有重要意義。

    王紅霞介紹,“自閉癥兒童融合教育生態支持系統建設的研究”項目是全國教育分享科學“十三五”規劃2019年度教育部重點課題。課題立項后,海淀特教中心在全國范圍內組建了20個子課題團隊,深度支持自閉癥兒童個案226名,服務自閉癥兒童家庭超過500個。課題采用行動研究的方式,通過問卷調查、訪談、個案研究等方法,在全面了解自閉癥兒童融合教育生態環境的基礎上,構建了自閉癥兒童融合教育生態支持模式,多方資源精準支持自閉癥兒童發展。課題小組涵蓋巡回指導教師、行為指導教師、資源教師、隨班就讀教師、特教助理等教師,形成了多角色參與的課題研究模式。邀請高等學校專家學者、科研機構人員等交流分享300余人次。受益教師逾8萬人。

    海淀區特教中心主任、北京市健翔學校校長王紅霞發言。(主辦方供圖)

    王紅霞坦言,盡管全社會對自閉癥兒童的支持力度越來越大,但還存在學生家庭“孤立無援”,普通學校“淺嘗輒止”,社會資源“缺乏整合”的問題。此次研究主要涉及自閉癥兒童融合教育的生態環境狀況、生態支持模式、家校社協同育人機制、宏觀保障措施四個方面的內容。“從自閉癥兒童的課堂參與、同伴關系、家庭指導、巡回指導、個案支持等不同層面深入探索,聯動學校、殘聯、街道、企業、家庭等多方,共同為孤獨癥兒童構建系統化、本土化、生態化的融合教育環境。”

    王紅霞在展示研究成果時說,經過五年的行動研究,學校對自閉癥兒童的支持力度不斷加大,教師專業素養大幅提升,家長感知到的社會支持水平大幅提升,全社會廣泛參與的融合教育氛圍基本形成,觀念上更加接納,行動上更加支持。自閉癥兒童在各方面,尤其是文化知識學習、社會交往能力方面提升幅度較大,發展質量得到提升。這些研究成果都在《孤獨癥兒童融合教育生會議室出租態支持的本土化實踐創新》一書中得以全面呈現。

    “堅持生態融合理念,創新本土化發展模式,讓每一個自閉癥兒童,都能享有人生出彩的機會!”王紅霞說。

    會上,來自各個學校的老師分享了一些星星孩子的故事。

    特別的愛給特別的你

    王老師剛接手五年級七班,就發現了那個格格不入的身影。他坐在角落里,低著頭,一言不發,重復擺弄著一塊橡皮。王老師立刻意識到,他就是前班主任著重介紹的冬冬,一個“來自星星的孩子”。“老師,他隨班就讀,平時總這樣,不鬧騰,不會影響我們的,您不用管他。”一個孩子走過來對老師說。老師愣住了,若沒有同伴間的互動交往,冬冬豈不成了有形的隱身人,生活在集體中的孤島?每一個生命都是獨特的,值得被愛,冬冬需要有尊嚴的成長。

    第二天,老師開啟了班級調查和現場觀察,發現冬冬認路差、認人差、社交能力弱、感統失調。同學們不排斥冬冬,卻沒有把他真正看作集體中的一員。王老師積極與課題組的老師們溝通,制定了一系列幫助計劃。為了讓孩子們了解冬冬,主動伸出援助之手,王老師組織全班同學觀看具有啟發性的動畫短片,并寫下觀影感悟;和孩子們一起玩角色扮演游戲,體驗冬冬的感受,引導孩子們付出愛與陪伴;組織同學們分組討論,解決冬冬不同的困難,時租會議為冬冬搭建起了各種朋友圈,包括日常生活圈、專項學習圈、團隊鍛煉圈、課間游戲圈、協助勞動圈等,提供全方位沉浸式陪伴和幫助。

    兩周后,堅冰開始融化,冬冬和老師有了對視,眼光里有了笑意。老師趁熱打鐵,鼓勵冬冬成為“作業派發員”“英語領讀員”“專職領操員”,還鼓勵他加入了快板社團。冬冬的心門終于在愛的撬動下慢慢打開:課上的一個小笑話,他笑得臉都變了形;勞動區有廢紙,無論多小,他都會主動撿干凈;老師批作業,他會走過去說老師辛苦了;參加隊列比賽,他會努力站穩不晃動身體……他的閃光點被更多同學看見,他學會了用自己的方式把溫暖帶給大家,綻放屬于自己的精彩。

    點點的小魚

    點點是一位幼兒園中班的小朋友,喜歡在教室里來回走動,和同伴幾乎沒有語言交流,對游戲材料也不感興趣。老師發現,他特別喜歡魚,每天都在魚缸旁邊觀察小魚,只有這時他是安靜、專注的。他像是把自己當成了魚缸里的小魚,小魚在魚缸里自由自在的游來游去,就像自己在教室里來回游走一樣。他還喜歡把小魚畫下來。

    在課題組的建議下,老師根據點點的喜好,在班級中又增加飼養了不同種類的小魚,比如蝦虎魚、斗魚、黃金鯰魚。隨著小魚的種類和數量的增加,點點對小魚越來越關注,連小魚生魚寶寶也是第一個發現的。當小朋友問到小魚問題的時候,點點就會主動地把他知道的信息告訴給大家。例如小朋友問“黃金鯰魚喜歡吃什么呢?”他就會主動說:“黃金鯰魚是喜歡吃肉的。”老師發現,當涉及到魚的主題時,點點和小朋友的交流最多。于是當遇到小魚問題的時候,老師就會請點點為大家分享經驗。小朋友們就會說;“點點好厲害呀!知道這么多關于小魚的事情!”在分享魚的知識的過程中,點點變得更加自信了。

    為了進一步鼓勵點點,班級的圖書區一角又增添了一個關于魚和動物圖書的區域,班級中還布置了很多點點畫的魚主題作品,讓他在班級中更有歸屬感,他和小朋友的交流也更順暢了。

    一個學期下來,點點的畫作中出現了老師、媽媽還有他自己,會主動擁抱老師,還有對老師的表白:“我很開心,超級無敵開心。”“老師,我愛你。”之后,點點的畫作中出現了更多的人物,交到了好朋友,語言越變越多,也越來越喜歡分享,慢慢地融入到了小朋友當中。

    溫暖陪伴走進豆豆世界

    五歲的豆豆有一定的生活自理能力,可以自己穿脫衣服、獨立進餐,運動能力較好。但老師發現,他語言能力弱,理解能力差,和同伴沒有交往,不能耐心等待。課題組建議教師嘗試從同伴接納、培養規則意識等方面幫助豆豆融合。

    在班級中,老師引導小朋友們接近豆豆。老師和班級孩子聊天,給孩子們講老師和豆豆之間發生的故事。在一次次分享中,班級孩子對豆九宮格豆有了新的認識,明白了豆豆是因為年齡小,表達不出自己的想法而急躁。于是孩子們把豆豆當成自己的弟弟對待,慢慢接受他不一樣的行為,陪伴他一起游戲,還主動幫助他、提醒他,給他做示范。老師在班級里開展了“愛心小天使”的活動,給每個孩子發一張愛心小天使卡片,激勵同伴和豆豆接觸,并讓他們把幫助豆豆做的事情寫或者畫在卡片上。豆豆在游戲中的參與度提升了,語言和社交也進步了很多。他非常喜歡來幼兒園,在班級里他很輕松、快樂,能夠感受到班集體對他的愛,更愿意和同伴在一起。

    豆豆有時和老師溝通會表現得焦躁不安,老師發現,這是因為他的語言理解能力有限,聽不懂復雜的指令。于是,老師嘗試簡化指令和語言,并加入動作反復告訴豆豆。一段時間后,老師驚喜地發現,豆豆聽從指令的意識在不斷加強,理解能力也在不斷地提高,聽懂的越來越多,可以按指令排隊,并逐漸學會了等待。

    多多終于“吃飯”了

    多多是一位三歲的小朋友,喜交流歡追逐游戲、玩彩泥,但情緒多變,不能與人進行正常交往,情緒不好時會放聲大哭或大聲尖叫,偶爾會趁老師不注意偷偷跑出班級,喜歡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。最讓幼兒園老師頭疼的問題就是他對沒嘗試過的食物完全拒絕,如何讓多多正常進食是老師們面臨的一大挑戰。

    在課題組的建議下,老師們從幼兒喜歡的食物、玩具出發,利用獎勵物激發多多的進餐行為。首先嘗試了將多多在家使用的碗和勺兒帶到幼兒園,但是沒有奏效。跟家長溝通后,得知孩子在家進餐以湯泡飯為主,指定雞翅湯和白菜湯,于是嘗試給他做白菜湯泡飯,孩子開始主動進食。在用巧克力作為獎勵物的鼓勵下,他又開始嘗試排骨湯泡飯。老師將獎勵物更換為彩泥后,效小樹屋果更加明顯。再通過加大運動量、增加饑餓感的方法,多多“解鎖”了更多種類的食物,在幼兒園終于不再“餓肚子”。老師用自己的真誠和愛感染著多多,半學期下來,多多已經開始接受老師的存在了。

    小刺頭變身“暖寶寶”

    三年前,小賴剛上小學的時候,是個“小刺頭”。老師現在還記得第一次見到他的景象:他在樓梯角流著鼻涕,情緒激動,想要把鼻涕抹在媽媽的身上,媽媽摁住他,大聲呵斥,兩人扭在一起。而現在,小賴遠遠地看到老師,就走過來搖搖手打招呼,眼神里似乎還有一些膽怯,但是對他來說,已經非常主動了。

    這三年里,在課題組的幫助下,學校、老師等給了小賴很多的關愛,為他評估、解答問題,處理和其他孩子的矛盾。資源中心也為他安排小組課,同時也嚴格要求他,讓他和其他同學一樣正常排隊、寫作業。在老師的影響下,班級生態非常友善包容,不論是在學習上還是在人際交往、師生關系上,對小賴的融入都非常支持。在美術方面,他有一技之長,老師經常鼓勵他,其他同學非教學常羨慕,并且向他請教經驗。現在的小賴成了班級的“小明星”,他交到了好朋友,還利用畫畫的特長和幾個小朋友一起組建了“肉松畫畫公司”,出版他們的卡片。

    小賴成為了一名在班級能夠獨立上課,學習成績基本都在八十分以上的小朋友了。情緒更加穩定,也更有同理心,會安慰別人和幫助別人,他的進步肉眼可見。

    智慧奶奶講述孩子成長經歷

    凱凱十一個月的時候,對家人沒有回應,也沒有對視。他的奶奶就用自己所能,多和孩子交流,也創造了很多他和外人交流的機會。但是,孩子兩歲半時,依然沒有語言,被醫院診斷有自閉癥傾向。于是開啟了融合幼兒園、進行康復訓練的艱苦歷程,孩子慢慢有所好轉。

    凱凱真正的顯著進步發生在小學階段。開學一周后出現了很多問題,比如缺乏注意力,經常嚎啕大哭,發脾氣時把學校的樹葉子揪下來扔得滿地都是,擠周圍同學的課桌,玩開關和門等等。好在學校在融合教育方面做得非常好,課題組也經常給予指導。特別是班主任老師經驗非常豐富,號召班上同學都來幫助凱凱,有一點進步就表揚鼓勵他,還跟其他家長溝通,班上的同學和家長都很包容他,愿意幫助他。在家中,家庭成員非常關注他自理能力的培養,讓他自己的事情自己做,也學著照顧身邊的人。

    在家校共同合作下,凱凱的能力有很大的提高。學習基本能跟上班級的進度了,成績也不錯,多數時候能在學校把作業完成了。他學會了各種家務勞動,自控能力加強了很多,逛超市時還能自己結賬,出去游玩能幫助規劃路線,對人也很有禮貌,還會把好吃的東西分給別的小朋友,大家都看到了他的進步。

    p{margin-top:0pt;margin-bottom:1pt;}p.X1{text-align:justify;}span.X1{font-family:’等線’;font-size:10.0pt;}span.X2{font-size:9.0pt;}p.X3{text-align:left;}span.X3{font-size:9.0pt;}p.X4{text-align:center;}span.X4{font-size:9.0pt;}span.X7{font-size:9.0pt;}span.X8{font-size:9.0pt;}span.X9{font-size:9.0pt;}

    發佈留言

   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